上海头条排行榜-科技>正文

为什么假新闻喜欢寄生社交网站?

2016-11-25 13:17 | 环球网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这被视为是互联网更促进自由表达和社会民主的一种重要方式之一,什么时候社交网站也成了假新闻最喜欢的藏身之地了呢,更是一系列社会规驯的通行标志)其次是网络技术赋权之后言论表达的极端化趋向。

茫茫人海,最易藏身。一个乡下人来到一个陌生人充斥的大城市,他很快就能发现城市生活的乐趣和烦恼,远离乡村生活无处不在的社会监视网络,他会发现,城市是允诺自由最多的乐土。

(马克最近因为美国大选期间Facebook上盛传的假新闻事件,也被舆论推上了风口浪尖)

网络谣言也是如此。好不容易市场严肃专业新闻的专栏中被驱逐出来,什么时候社交网站也成了假新闻最喜欢的藏身之地了呢?

最近备受这一问题困扰的不仅是全球最大社交网站的掌门人马克·扎克伯格,还有被称为“硅谷狂人”的SpaceX创始人和特斯拉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中国的网民可能对于假新闻的免疫力更强——对于一个每天24小时都生活在五毛党、污浊空气和孔雀石绿活鱼的民族来说,假新闻就像我们身边的水、空气和食物,已经懒得去分辨真假优劣了(另一方面也是难度太大)。

(马斯克最近进入谣言榜旋涡,也和他一贯的颠覆业界的创新商业行为有很大关系)

社会学家和政治学者都开足了大脑的最大马力,开始试图探究,为什么谣言偏偏寄生在社交网站上呢?

其实,我们可以尝试着从以下五方面的原因去寻找、发现。

首先是网络的意见生产机制。相比于传统的社会舆论生产传播机制,互联网络更偏好“匿名化”的表达方式,这被视为是互联网更促进自由表达和社会民主的一种重要方式之一。

这一极富争议性的意见生产方式,在互联网治理方式上也分为泾渭分明的两种意见,自由派反对网络实名制,认为这一做法有违互联网开放性自由民主的文化基因;保守派当然反对匿名发言,认为它危及社会安全基础。

最近,一直在颠覆业界的硅谷怪才马斯克,因为种种惊世骇俗的创业生意,就成为网络攻击的重灾户,这其中极大多数攻击都是来自伪造的网络专栏和匿名个体,攻击者称马斯克骗取政府补贴、窃取纳税人的钱,以及向两党政要输送政治献金等等。

匿名表达的一个最大好处是,不用佩戴社会人的面具,而开始可以用下半身思考问题和表达意见,这使得人性之恶一面被无限放大。你只要每天打开腾讯社会新闻的任何一个评论页面,都会看到这种“动物性”的释放。对于一个剥离了社会人面具表演的隐身客来说,网络代表的黑暗空间,就是可以赤裸表达的个人欲望世界。

(作为一个社会人,面具不仅是我们最重要的上台表演工具,更是一系列社会规驯的通行标志)

其次是网络技术赋权之后言论表达的极端化趋向。

把话语权从少数社会精英分子,交给普罗大众,曾经是互联网技术普及之后最引以自豪的“庶民胜利”。可是,正像美国政治学者阿克曼(Bruce Ackerman)所发现的那样,网络技术所允诺的民主化,最终把那些拥有超凡表演魅力的“极端主义总统”送进了白宫。最新的特朗普且不论,当年连奥巴马也正是借助互联网征服了民主党内的支持者,而战胜了民主党内部所支持的希拉里。

这也正是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不赞成互联网式“一人一票”的直接民主的根本原因。理性人只是一种假设,更常见的情形是,谁拿着枪杆子,谁的嗓门大,谁的声音最刺耳狂热,往往最容易享有真理权。当社交网站上真正聚合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各种不同的“同类人”社区时,极端化的表达更容易获得拥戴和传播。例如,在特朗普的网络支持者来说,任何为希拉里辩解的声音都更容易被归类为“骗子”,甚至不屑于把整篇文章看完。

其三,才是网络上所谓自由言论表达的组织化和商业化。

其实,这种“自由言论表达”一点都不自由。就像五毛党喜欢高举“政治正确性”的旗帜,根本就不屑于辩论真假一样,一位喜欢使用各种花名的马斯克攻击者,真实的身份是一家石油公司的前CFO托德·卡茨,马斯克创办的特斯拉电动汽车使传统汽车制造商和石油供应商们开始感到惶惶不安,这些有着鲜明商业目的和有组织的网络谣言制造者们,往往投鼠忌器,只能化身为一个个个体化的匿名网络阻击手。

其四,是传统方式的社会舆论生产机制的垮塌。互联网的兴起,正在驱离严肃和专业化的新闻媒体生产机制。你只要看看国内大量所谓自媒体的样态,就能感受到这场风暴的来临。

(五毛党的出现,更标志了网络时代新的舆论生产机制和大规模商业组织化的合谋)

从各种各样的花边新闻、社会奇观,到各种离奇的牢骚口水文体,再到各种文白不通的奇葩句型,你会发现,传统新闻生产中最倚重的严肃性和专业性,正在让位于吃瓜群众的煽动性和低俗趣味。

在传统的二级传播中,专业化的记者编辑是最后的把关人,而在鼓励非职业化报道的社交网站朋友圈中,煽动、煽情和煽欲,成了新霸主。

最后,才是技术/媒介之间的边界正在消失。如果说,近现代电子通讯催生的报纸、广播和电视,真正培育了民主社会的舆论基石,使得旧时代诸如皇帝及其幕僚控制的邸报被丢进了历史垃圾桶,那么,今天的媒体大亨早就不再是默多克、CNN们的天下,而是马克、马化腾和马云们的卒子。

尽管马克一点都不喜欢称Facebook是媒体,马化腾们则是在小心翼翼地趟进媒体这一“深水区”,毫无争论的是,网络媒介技术的无远弗届,正在改写全新的媒介生态:总编让位于工程师算法;门户新闻让位于社交朋友圈消息;甚至是专业记者某一天也会让位于职业机器人。让一群从未有过职业媒体经验、或者对于新闻事业一点儿兴趣也没有的大佬们掌管新闻界,的确时代变了。

“万人如海一身藏”。这曾经是苏东坡最喜欢的平民生活乐趣。假新闻充斥的社交网站,估计也是谣言制造者们最开心的职业乐园了。

---------------------------------------------------------------------------------

欢迎订阅本人的微信公众订阅服务号“人在网络”:

“站在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我看见了数字新娘。”

本公众服务号关注最新的互联网商业动态、数字媒介和媒介融合。 感谢您的订阅,如有任何反馈意见,请反馈至:sunrise2000320@163.com。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